欢迎您访问福建体彩网【真.228】
当前位置: 主页 > 产品中心 >

福建体彩网中国人又被一样买不起的东西逼出了“奇招

发布时间:2020-11-16 16:42

  这个小区以“楼房式祠堂”为招牌,目前已“入住”3千多家族,骨灰盒接近十万个。

  不少人一看到照片,就已经瞬间脑补出了好几个“住进新房发现邻居不是人”之类的恐怖故事。

  但事实上,这块地本来就应是当地居民的骨灰堂。只不过是被村委会“脑洞大开”地建成了住宅楼的样子,卖给外地人以攫取利润。

  由于公益性骨灰堂不能对外买卖,目前这个小区已经停止一切经营活动,并面临整治的命运。

  早在4年之前新闻就曾报道,有上海市区居民在崇明购置商品房,作为存放亲人骨灰的场所,还会定期前来祭扫。

  也有人调侃,身为穷人的自己连一套房都买不起,结果有钱人不仅一买好几套,还要用来放骨灰。

  毕竟如果研究过墓地的价格就会发现——比起买房子,买墓地才是真正的大手笔。

  一个尴尬的现象是,尽管在殡葬行业的整治下,那种动辄占地好几十平方、装修精美的豪华墓地已经越来越少了;

  但是即使是“看起来像点样子”的墓地,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依然是很大的一笔支出。

  2017年新华社曾经报道,北京六环内墓地的均价为6万元/㎡,昌平便宜一点,均价3万元/㎡。

  如果说一线城市墓地价格高,是因为资源格外紧俏,那么其他一些省会城市的墓地价格,就更出乎所有人的意料。

  比如央视记者曾经走访过西安的一家墓园,其中最便宜的 “孝子碑” 标价为138800元,还不算墓碑、刻字等其他附加服务。

  《中国企业家》杂志就曾报道过,成都一个婆婆10多年前买下了1方面积不足1平米,价格5000元的公墓。

  结果没过两年接到目墓地销售的电话,说有买家看上了这块墓地,愿意出高价7万元买下,问她要不要卖。

  婆婆嫌麻烦就拒绝了,结果到了2019年,同样的墓地只算标价就已经涨到了将近10万元。

  正如一个经常被提及的比方:如果按照平米单价算,很多墓地的价格比房子贵多了。

  年轻人网友们不禁开始惋惜自己没早生几年,错过买房也就算了,错过买墓地可是吃了大亏。

  也有头脑清醒的朋友们敏锐地指出,一套房子至少要几十平,墓地虽然单价贵,但总价似乎还可以接受。

  2013年西安的一个墓园中,均价为3万元优质墓地,少于7平方米不能购买;

  而且按照国家“单人墓地不得超过1平方米”的规定,下单之前是不是还得先凑够人头?

  这么一想,天津那个“楼房式祠堂”如果不是违规出售,单就点子来说确实挺划算的。

  即使按照涨价后7000元/㎡价格来算,买下一个30平米的房间也不过需要21万元,但容纳量可不是传统墓地可比的。

  从视频截图中可以看到,可以容纳16具骨灰的柜子,仅在画面中出现的就已经有5个了——

  而根据天津2017年1万元/㎡的墓地均价,即使全买双人墓穴也要多花十几万,还不算附加的其他费用。

  像现在流行的树葬、草坪葬,让自己的身体滋养新生命,与大自然合二为一,岂不是省钱又浪漫?

  然而,除非你说的树葬是把骨灰随便找棵树埋了,否则墓园里的“树葬”,可一点都不便宜。

  根据某墓葬网站的信息,北京郊区一家墓园的树葬服务根据场所和墓碑形式有不同的套餐,即使是其中最便宜的卧碑形式,起价也达到了5万元以上。

  而所谓的“花坛葬”,则是在传统墓地周围围上石头种点花,再把普通骨灰盒换成可降解的。

  与传统的水泥石头比起来,可降解的材料确实在一定程度上节约了土地使用。但对于买墓地的人来说,负担却并没有减少。

  根据某个以墓地为主营业务的公司财报,在大众心中更加朴素的草坪卧碑,价格反而是传统墓地的2倍还多。

  当然你也可以说,什么形式的墓地更贵其实无所谓——到时候挑最便宜的不就行了。

  然而正如一位网友总结,墓地基本上是属于那种“你花1万元能买到5000元的服务,但花8000元只能买到500元的体验”。

  在很多普通价位的墓园里,鳞次栉比的墓碑一个挨着一个,祭拜的人往后多退一步就会踩到别人的墓;

  而骨灰存放处就更加拥挤,万一恰好同一排有好几个人来扫墓,可能还得在门口排队等着。

  像天津这个“小区祠堂”宣传时,“独门独户、互不打扰”就是被反复强调的优点。

  这固然与传统的“家族祠堂”思维有关,但也确实是击中了一些人对于墓地的痛点。

  比如最近浙江衢州的网络问政平台上就有市民反应,当地的某个平价墓园杂草丛生,到处都是垃圾和发臭的贡品。

  虽然价格跟很多昂贵的墓地不能比吧,但买到这样的环境,也难免会让家人感到心中不舒服。

  更不要说所有经营性墓地都无法逃脱的一个问题,那就是“买家”并没有永久使用权,而租期最长不得超过20年。

  尽管大多数墓园的合同都规定,期满后通常只需要缴纳不多的一笔管理费来“续租”(大概为一个月十几元)就可以继续使用;

  但如果后辈因为忘记或者客观原因限制没有及时“续租”,依然有被当作无主墓处理掉的风险。

  年轻人大可以觉得“人死如灯灭”——墓地还要求什么环境、服务。然而在实际操作中却并不能如此洒脱。

  有网友就曾经提到,朋友圈里很多长辈在安排后事的时候,会体贴的给晚辈选择山区墓园离停车场近的墓穴。不为别的,就为晚辈能多来祭扫几年。

  只要逢年过节前去祭拜依然是很多家庭的传统,就注定了人们对墓园的要求不可能突然降低。

  对于“楼房式墓地”的点子赞不绝口的人,或许也是在进退两难的状况中,试图寻求一个可行的出路。

  但当更多认清形势的人开始摆正心态,抱着“也就花这一次”的念头认命时,却发现一个新的问题——

  前者为农村村民提供,不收取墓地建设和土地使用费用,但是只能安葬本村居民的骨灰;后者则是城镇居民常见的墓地,标价售卖、有偿供应。

  近年来,各地为了推广“节地生态葬”,对很多传统经营性公墓进行了规模上的限制。

  从2015年到2018年,国内经营性公墓数量从1598个降至1386个,北京、上海、陕西、河南等多地都已停止审批建设经营性公墓。

  然而正如我们上文所说,有些墓园的所谓树葬、花葬,更像是换了个壳子的“墓地涨价”;

  观念尚未转变,传统墓地的供应却减少了,随之而来的就是大城市居民的“一墓难求”。

  上海居民在崇明买房放骨灰的新闻出来后,就有不少声音解释说,本地很多墓地不仅是价格高的问题,很多更是已经停售或限售了。

  苏州就因为环境好吸引了大量外地人来购买墓地,结果2017年不得不宣布经营性公墓禁止对非本市户籍人员销售。

  随着城镇化发展的和墓地改革政策的推进,城市居民可选择的墓地,越来越少了。

  近几年,公益性墓地违规出售的新闻时常会出现。由于其本身的公益性质,很多卖家不仅能给出较为低廉的价格,而且还许诺“永久使用权”。

  这类墓地甚至还有了一个看起来很厉害的名称——“小产权墓”。一些当地的居民干脆做起了殡葬生意,定制墓碑、装饰物一条龙服务。

  然而公益性墓地的出售行为本身是违规的。也就是说,即使买到手了,权益也很难得到保障。

  江苏李女士就曾在周边花1.6万元为过世亲人买下一座“小产权墓”,结果两年后去扫墓时发现墓园内道路狭窄、垃圾遍地,不仅没有停车场,也找不到工作人员。

  像这一次被改成“楼房”的天津静安陵园,本身也是村委会将公益性墓地违规出售。官方整治后将会有什么结果,十万个骨灰盒将如何安置,目前也没有人能说的准。

  然而同样不可忽视的是,在最近6年多时间里,天津并没有新的经营性公墓获批。而按照天津的常住人口和自然死亡率,每年有大约80万人离世。

  如果说买房是年轻人成长过程中遇到的第一个挑战,那么墓地或许是每个人都绕不开的难题。

  我们可以期待,当更多人开始接受海葬等新形式的时候,“一墓难求”的问题能从根本上得到解决。

  然而,同样不可被忽视的是,那些选择传统殡葬的人,也同样有入土为安的权利。